设首页 | 加收藏

一段感情苦旅,一段挑战

时间:2020-09-03    点击: 次    来源:    作者: - 小 + 大

说起来,这是我为第2个游戏写文章吧,写关于心情的故事.

看了恐怖骑士和小猪的文字.禁不住细细思索,头有点痛,时光荏苒,才从挂上下来,又瞬觉过了好些日子了.那缠绕不开的回忆,混沌的阴霾.以及远去的笑颜.那片曾经属于我们的纯净的沃土.好象,好像是真的回不去了?

故事说来很长,我不记得那是什么日子,文身后忍着涨痛去拍张照.看着歪歪斜斜站在水池边故作镇静的傻鸟,想起高2从学校懵懂逃出来的那个男生,混混噩噩在兄弟租的房子躺了几天,然后揣着借来的50块钱逃往绵阳,从此,就再也没有回到过那个地方.

与她分手,后又卑贱的在她生日那天出现,喝醉了酒,抱着表弟大哭一场.表弟一直不停的说:"好兄弟,好兄弟."我心想:吗的不当你是好兄弟,能把嫂子交给你照顾?不把嫂子交给你,你能把她泡到手?"草,她还是个处女呢,老子却没上到!

这些都不说了.可是当家里再次给了我上学的机会,再次,我看到学校的蓝男绿女,成双对的影儿,那不就是曾经的我们吗?我的心有些动摇了,毕竟,我才18岁,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啊!可是,我自己不允许自己这么做,难道,你忘了趴在倩姐身上痛哭的情景了吗?难道,你忘了为她打架被学校列为重点除名对象的经过了吗?难道,你忘了她挽着他回酒店找眼镜的情景了吗?难道,难道,这一切还不够你受的吗?是的,够了.佛说,先以欲勾牵,后使其佛智.我信了佛,我在小腿上文下了很深的印记,那是一个弥勒佛头,足够陪伴我一生.

为了找到新的起点,为了抛却耳畔诸多扰人的事情,我开始跟同学练习魔兽,看录象,看MOON,看SKY.直到有一天我去买碟子时碰到了她.小苟(角色名字:踩烂一个蛋,其实最初起这个名字是她的创意,我叫掉了一个蛋,然后被她踩烂了.够惨的吧),当时我和胖子(找到一个蛋)去买碟子,卖碟子的X姐是我熟人,当时我去的时候明显发现卖碟的小妹换了一位,看上去很小,我的第一反应那是X姐的女儿,因为她看上去确实太小了,我还没太在意.直到回来的时候我很直接的问她,你是X姐的女儿?她显得很惊讶,你说撒子哟,我是新来的.我说哦,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她,高高蓬起的头发,跟那段时间很火的超级女生一样的打扮,有黑黑的眼圈.太可爱了,胖子也这样给我说,像漫画里的娃娃一样.我们就那样认识了.

接着对她的思念就开始多了起来,因为她当时有男朋友,就是她卖碟位置右边店里一个电脑技术员.所以那时还局限于手机信息交流.我总想着,我有机会的.说实话,这种事情好象不避第三者插足之嫌.但当我知道她和他交往才不过一周,于是,我的心又开始跃跃欲试起来.再则,痛失前爱的刻骨,也鞭挞着我,不要去计较别人的得失,要学会自私.要学会自私.于是,我毫不客气的送给她我一次从成都买来的手腕.开始去接她下班,开始在水吧里约会,在百分百唱歌,在铁牛广场下面聊天,直至四下无人,当我们走进一个网吧的时候,一看时间,吓了我一跳!四点了.

还记得第一次的不规矩是约她出来的第三天,她趴在网吧的椅子上睡着了,看着她瘦瘦的样子,我忍不住将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真的好温暖的感觉.对这种感觉,既熟悉,又那么的耐人寻味.后来,班级聚餐,我带她去了,她说她和他分手了,我没有说话.我想那个男人一定恨我吧,嘿嘿,我才管不着呢.再后来,我就带她去了我租的房子,我们住在了一起.

她要抽烟,我不抽烟.老听人家说抽烟有气质,而当我看到学校那帮头发光鲜的家伙常常跑来我们寝室要烟抽,要卫生纸的摸样我就发现:其实,气质不气质跟这完全是扯淡.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抽烟,可能是小时候家长对我的说教根深蒂固.烟,不是好东西.

她朝我喷吐烟雾的情景至今还忘不了.

那个时候刚开始,我们生活多半与网吧有关,常常是她坐车来,我去接她,或者我去学校,放学后她在站台接我,有时候会下小雨,而她,不拿伞的期盼早早躲在我的身子下.接着是吃当天想吃的饭,或者抱许多零食去网吧,玩几个小时,便早早回去睡了.

我开始是带她玩魔兽,她玩暗夜精灵,我玩人族,我给她听枪花,再见二十世纪,METALLICA,还有石玫瑰.我们交流的话题多了,在一起也默契了起来,永远忘不了那天晚上她哭着背对着我说:你是不是以后也会不要我?我抱紧了她.

日子就是那样满是葱郁而又匆匆的过去了.

而11月11日,噩梦开始了,挑战公测了.

头一天见同学在寝室里忙着登陆的样子,看着画面,我心里嘀咕着:这就是挑战啊?看着他们练的惊心动魄的样子,我也心花怒放了,心里开始盘算起来要练个什么职业.而又要怎么加入进去.登陆游戏时,胖子已经20多级了,他开始带着我们练级.那个时候的感觉真是奇怪,老是来来回回跑的人,以及我和踩蛋的老是挂掉.挂掉了又要马不停蹄的跑来跑去,为的就是多分一点经验.可是一面贼心不死,嫌怪少又去多引,引过来胖子打不了,于是我们又挂了.

第一次到雪原,我和踩蛋到处扎点,她练她的,我练我的,为的就是早日超过胖子他们.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在雪原最左下角的一个地方,我和一个叫狂战无痕的抢地盘,他杀了我几次.为此,我把他的名字记的特别清楚,我发誓,哪天级高了一定要报仇.那个时候,多少有点自私以及男生的功利心作祟,我总不愿意和踩蛋一起练级,我觉得她打的慢,会拖我后腿.于是叫她去组两个战士,自己呢,则一个人单独练.那个时候在雪原,还老被一个叫银月游侠的杀.看着越来越多带着狮子跑的驱魔,我的心也越来越高,我要成为这里真正的强者.对,我要召奥德巴瑞,因为很少有人招,我就觉得他酷.

那个时候其实阴霾已经显现,只是一心追求级数的我无心去理会那些琐事,没什么的.虚拟世界的人情,虚虚幻幻,即使最精明的人也可能被骗,更何况我们呢?我想,那时的我们都应该是敬而远之的.其实,我错了,我后来才发现,我们进了这场为我们布下的迷局,真做假时假亦真才是真理.她开始认识很多哥哥.

那个时候在复仇,人已经多了起来,到处奔跑着是带狮子的驱魔,还有青铜战士.法师巫师屈指可数.在练级的闲暇我会看屏幕上很多人的对话,那个时候密人都不怎么好用.有说黄色笑话的,有找人的,有卖东西的,总之太多太多.

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天使的情景,那是与重庆的一帮人PK.当时我们迅速建了会,叫派出所,当时在复仇是胖子惹的事情.我们去的时候居然是对一帮龙鳞战士,他们有为数不多的驱魔,以及弓手.那是我第一次参与的挑战最大场面的PK.对手叫嚣的很厉害,我们的人也不断涌来.一股热血不断涌出.大家开杀了,虽然我们级稍微低些,但是我们人多力量大,且在一个网吧,大家吵吵着一起杀谁,于是瞬间就把那个人搞定了.对方火了,叫了些高级的过来,这个时候我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高级人物_小恶魔.一个带天使的驱魔.我想当时我们这边所有驱魔都傻眼了,心理肯定盘算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到那个级别啊!可能是嫉妒心在驱使,我们几个驱魔都不约而同的扑向了那个驱魔.只记得当时他很轻易就倒下了,可是那个天使,还是给我们留下了深深的印象.甚至是课前课后议论的谈资.当时我已经是我们之中级比较高的驱魔了,于是他们都对我说:靠你了.

接着仍然是疯狂的冲级.

渐渐的我与踩蛋有了些距离,她开始与她那帮哥哥一起练级,我开始独自混迹于魔二.

那个时候在魔一我还清楚的记得,我的特殊的能定两个人的宝宝定不住一个叫永恒神话的人,我去一次被他杀一次.于是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开始有了PK技术这个概念.

再后来,在魔2常常PK.也在那段时候认识了馒头,我游戏中现在都最好的兄弟,还有真是郁闷啦(现在他也早就没玩了),他是第一个让我知道开火车的人.常常看见PK,所以希望自己PK的时候也能叫些兄弟,于是总是不停的和周围练级的搞好关系,于是认识了 鱼鱼、爱新觉罗、沙室BOY等等,常常是他们有事我马上就赶过去了.那个时候最拽的莫过于穿不朽的战士了,我记得,有一次在魔2门口那个石头上站了个不朽战士,一群小战士围着他,就没有一个敢动手的,那是一种什么气魄!所以他们有事我总是马上赶过去,以至于真真正正的把踩蛋遗忘在了边上.踩蛋,似乎看起来比我更快乐,因为她有那么多哥哥陪着.可是,我陪的那些人呢,现在都早没玩了,还有一个,仅馒头而已.不过从他庸懒的练级速度来看,也去日不远矣.回想起来,这可才是真正的大悲.

那些日子总与开火车离不开,说真的,开火车可真是一段忘不了的日子,开火车不仅经验高,那个时候好的司机也很难找.我就认识一个,他叫龙2爷.2爷是我见过的开火车开的最好的人,拉的怪多又集中.当时我还戏称他是我的偶像,我记得那时一上线就直接点开好友拦要找龙2爷.常常是人满了,有位置M我.那个时候还认识了妖妖.我和妖妖每次都不约而同在四线克拉找车坐,且每次火车擦肩而过的时候都会不约而同的叫对方的名字,妖妖,蛋蛋.她是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个鬼丫头,不过现在早也不知去向.无聊也是我在那个时候认识的,我曾叫嚣要两日之内追上他,再后来,在克拉打架看见他时,他已成为服务器里为数不多的不朽战士了.那个时候我记的好多名人,常常打听他们又多少多少级了.例如恐怖就是其中一个.

魔2和克拉,让我淡忘了世界,淡忘了真实,淡忘了生活,淡忘了音乐.

当那一天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之后,我真实的转过头来时,我告诉你,我们放弃挑战吧,他已经影响到我们的生活了,你却说,你不肯.那一刻我不知道我有多清晰,我深刻的知道,我们,或许,就要结束在这段挑战之旅上了.因传奇是我的第一个游戏,我中毒颇深,高中的日子,大概就是在招狗狗的声音中度过的吧.我知道你恋上这一切了,可是你没注意到我的诚恳.

你居然让另外个人叫你老婆,那一刻.你不知道我有多心痛,尽管我知道,眼前跑动的驱魔是组虚拟世界的数据,尽管我知道,他没有说话,那只是屏幕上方显示出来的几个文字.可,那背后不都坐着一个真实的灵魂么?望着你跟随他远去的背影,以及你冷冷丢下的,我不会找你了,你走吧.那一刻,我呆了.

再后来,我又和龙2爷吵翻了,大打了一场架.

记得后来,我给你说道理,你向我道歉,说不能失去我,我沉默了.记得你临走时要求我再抱一下,我感觉到你颤抖的身子时,我有流泪的冲动,我明显感到自己也在颤抖,可是这个时候的我早已经学会了更冷静.眼泪,仿佛是永远都不会再遇到的事情了.再后来,我给你打电话,我们和好,再后来你告诉我说你把他删了,而又被我看见你们在一起练级.最后一次,是你提出的分手,我想我早该料到这一天了,我很冷静给了你忠告,你显得很无所谓.一切的一切,

是挑战带给我的又一次痛心之旅.再后来,我麻木的继续生活在这个世界,我想,我也许该离开这个世界了,令这一切沉淀,眼前的事实,澄清.

再后来,我去了沙漠,遇到另外一个感情骗子,她叫XX雪,她的语言天真无邪,曾令我的眼前一亮,曾让我复杂的心又单纯起来,曾让我快乐,在我们并不熟悉的时候曾毫不犹豫要把强化石拿出来交给我处理.曾经,在克拉,我们为了被纵欲致死抢走的黄金点愤怒,她哭着说要删号.在我们苦苦的劝说下她让我答应从此以后不要打架,这本应该不去争的.可是,我告诉她我去给小号钱去了,实际叫了爱新他们帮我杀了回来,那次事件有还有些朋友来帮忙,是帅人妖和大少等等.

然后一次在克拉我们练级,雪看见了你,给我说起,然后就和英吉开始挑衅起他来,那个时候我真为雪替我喊出的那些话感动.你姐姐和你兄弟要来杀我们,我们三个人就把他们杀了回去.我记得那个时候我是很快乐的,纳兰遗忘在恼羞成怒的情况下使用了无敌外挂,杀的我们无可奈何,只有苦笑.那一仗,我没还手被一个叫没落的死神的驱魔杀死.当我躺在地上时,他告诉我他就是你.我笑了,游戏嘛,也算我们清了.何况,我还有雪呢.

转眼间,快接近期末考试了,我告诉雪,我得暂停了,雪说等我等我,等我女神娶她的那一天.可是当我回来的那一天,才知道,雪和英吉去了上海新区.她没有给我说一声,她的离去是那么的不可理解而又理所当然.雪的感情,像是一阵豪雨,酣畅淋漓的在我面前绘出了网络感情不可捉摸的情网以及朦胧的结局.我当时还想,多希望这只是一个梦啊,哪怕是一个可怕的噩梦.

这个地方,还有留下来的价值吗?我不知道,我好象丧失了一切,活脱脱一具丧尸.

后来听说你的老公又变成了我的兄弟,叛逆佳爷.再后来,你又和很乖勒坏人在女神结婚,你老公和一帮朋友信誓旦旦要把我们清出服务器.那一刻,我火了,我要杀了你们这一帮杂种!

于是我白天黑夜没命的泡级.有外挂就用外挂,我的目的是——认真起来!于是我建起了行会,练起了PK.终于有一天,我在沙漠杀掉了很乖勒坏人,那一刻,我红了,我不知道有多么自豪.

可是,我后来又听说,你的喜欢上一个叫老鼠的?你去了重庆?够了够了!我玩够了!听够了!我发誓要离开了,可是每次在网吧,一看到DK的图标,还是情不自禁的点了进去,尽管来之前我的想法是要玩魔兽.

我还留在里面.

你也不见了,可能去了重庆区.现在四川一真可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一个个素未谋面的面孔硬生生的摆在我的面前.且级还高.当然这得归功于BH代理的NB!他们的朋友我想没可能我有认识的,那怎么办?打我怎么办?杀!

今天,我又文身了,文了字母HF,不要念错了,这不是韩服!这是一个喜欢曾经喜欢过我四年女生的名字,那个时候我成心想回去时,她也幸福了,我,不愿意再打扰任何人了.

可是,我还留在这里.

我留在这里干什么?我不知道.

上一篇:呼唤 挑战之路

下一篇:梦回挑战

推荐阅读
QQ:330468181
QQ:330468181
QQ:330468181
防沉迷系统指南
防沉迷信息补填
实名信息补填
家长监护工程
举报不良内容
用户协议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It Comes From China From FX Design . 八年品牌顶尖技术打造Dekaron标杆

CopyRight (c) 2006-Today Dekaron(洪荒) 挑战(国际)洪荒网络版权所有

地址: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怕拉托市·斯坦福大学

Address: Stanford;450 Serra Mall, Stanford;CA 94305

鄂ICP备18008752号-2  |   QQ:330468181  |  地址:平静河谷·城镇  |  公安机关备案号:42010302000708  |